张智霖903演唱会一整年的花开花落,都不及这个时候动人呢-古著君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204
一整年的花开花落,都不及这个时候动人呢-古著君

今人真该狠狠感谢司空图。

菊花要拍得好看,着实不易。
远不如在想象中,默念“人淡如菊”四字。
常有人问:“人淡如菊,是连城诀中丁典的凌霜华么?”
金庸的读者是远远超过亦舒的。冯溪
凌霜华出现在《连城诀》第三章“人淡如菊”神剑仙缘。
忽听得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在我背后说道:‘小姐,这人倒知道绿菊花。我们家里的“春水碧波”、“绿玉如意”,平常人哪里轻易见得?’
我回过头来,只见一个清秀绝俗的少女正在观赏菊花,穿一身嫩黄衫子,当真是人淡如菊,我一生之中,从未见过这般雅致清丽的姑娘。
亦舒的《人淡如菊》也很早波风一族。
书里淡淡地叙述一段发生在英国的感情。一个淡淡的英国男人,一个淡淡的,来而又去的中国女子。
算是早期比较清淡又耐读的作品。
然而金庸的人淡如菊也好,亦舒的人淡如菊也好,都源于1100年前,司空图那段惊才绝艳的诗论:
玉壶买春,赏雨茅屋。坐中佳士,左右修竹。
白云初晴人口诅咒,幽鸟相逐。眠琴绿阴,上有飞瀑。
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书之岁华,其曰可读。
这是二十四诗品之典雅章。

▲ 倚翠尊、小眉初展

▲ 正一枝开,风前看,月下见

金庸借着丁典的口,一口气数出几十种菊花名:
这菊花会中名贵的品种倒真不少赖紫纶,嗯,黄菊有都胜、金芍药、黄鹤翎、报君知、御袍黄、金孔雀、侧金盏、莺羽黄。白菊有月下白、玉牡丹、玉宝相、玉玲珑、一团雪、貂蝉拜月、太液莲。紫菊有碧江霞、双飞燕、翦霞绡、紫玉莲、紫霞杯、玛瑙盘、紫罗撒。红菊有美人红、海云红、醉贵妃、绣芙蓉、胭脂香、锦荔枝、鹤顶红。淡红色的有佛见笑、红粉团、桃花菊、西施粉、胜绯桃、玉楼春……

▲ 碧云欲暮

▲ 静衔秋痕一线

▲ 恨天远、恨春来晚
但却又远远不抵富察敦崇 在《燕京岁时记》里写菊花的一节了:
九花者,菊花也。每届重阳,富贵之家以九花数百盆,架庋广厦中战地情天,前轩后轾,望之若山,曰九花山子。四面堆积者曰九花塔。
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陈理诗注曰:花城即今之花山也。盖京师之菊种极繁,有陈秧、新秧、粗秧、细秧之别曾国藩故居。如蜜连环、银红针、桃花扇、方金印、老君眉、西施晓妆、潇湘妃子、鹅翎管、米金管、灯草管、紫虎须、灰鹤翅、平沙落雁、杏林春燕、朝阳素、软金素、青山盖雪、朱砂盖雪、白鹤卧雪、青莲子、青河莲、朱瓣湘莲、玉池桃红、玉笋长、玉楼春晓、宝刹浮图、落红万点、泥金万点、藕色霓裳、伽蓝袈裟等,皆陈秧中之细种也。如大红宝珠、金连环、金霞环、大金葵、渗金葵、金盘献露、金毛狮子、金凤翎、紫凤舒翎、紫凤双叠、紫龙开爪、紫蟹爪、真紫钩、徐家紫、黄鹤毛、鹭鹤毛、苍龙须、苍龙训子、云龙焕彩、二色莲、三季秋荷、映日荷花、旱地金莲、芙蓉秋艳、玉扇银针、紫松针、水红针、玉匙调羹、粉屏、白牡丹、紫牡丹、粉牡丹、星光在水、枫林落照、夕阳斜照、鸦背夕阳、晓天霞、蓝翎九等,皆陈秧中之粗种也。如银虎须、墨虎须、朱墨双辉、金卷朱砂、金凤含珠、凤梧添线、汉宫春晓、浣花溪水、天半朱霞、秋水明霞、秋水芙蓉、汉皋解佩、二乔争艳、天女散花、桃花人面、鸟爪仙人、黄鹤仙人、羔裘大夫、仙人掌、醉太白、南极仙翁、文经武纬、凤管鸾笙、洋蝴蝶、羚羊挂角、香白梨、金如意、水晶如意、沉香贯珠、一斛珠、碧玉搔头、黄绣球、珊瑚钩、金带风飘、慈云点玉、慈云万点、柳线垂金、重阳居住等,皆新秧中之细种也。如金佛座、金钩挂玉、金边大红、玉堂金马、紫绶金章、紫袍金带、紫电青霜、绿柳黄鹂、杨妃醉舞、西施粉、六郎面、墨麒麟、鹦哥抱子、蜜蜂窝、合家欢乐等,皆新秧中之粗种也。共一百三十三种,皆予所记忆者。其余新陈粗细之类,尚有二百余种,他日得暇,当为黄花订谱也。
共一百三十三种红烧素鸡。
看官,须晓得1104年刘蒙的《菊谱》(最早记载观赏菊花的一本专著)只记有菊花品种二十六个。到了1018年,范成大菊谱记载有三十五个品种(其中的“合蝉”、“红二色”是管瓣出现的最早记载)。其后,宋未史铸的《百菊集谱》不过记载了一百三十一个品种。
富察敦崇的一百三十三种菊花里,竟有平沙落雁、玉楼春晓二支古琴曲名。

▲ 傍灯前、似说深秋怀抱

▲ 翳晓影、秦鬟云扰

▲ 秋娥赋得闲情

▲ 花占千花上

▲ 香笑千香浅

琴曲、词牌互相参差,想来于古人是不鲜见的茅山僵尸。钦定词谱中也不乏菊,至少有菊花新、金菊对芙蓉、赏松菊、霜菊黄、惜黄花、惜黄花慢、霜花腴几种,古人喜欢一样物事的方式就是来得这么任性,又簪又饮,熏了枕了之余洋瓜,还配给一个专用的词牌。
诸牌中,要算赵以夫的惜黄花慢最为切近:
众芳凋谢,堪爱处、老圃寒花幽野。
照眼如画,烂然满地金钱,买断金天无价。
古香逸韵似高人,更野服黄冠潇洒。
向霜夜,冷笑暖春,桃李夭冶。
襟期问与谁同,记往昔、独自徘徊篱下。
采采盈把,张智霖903演唱会此时一段风流,赖得白衣陶写。
而今为米负初心,且细摘、轻浮三雅。
沈醉也,梦落故园茅舍。
这是黄花本色吴翩翩。

▲ 独自卷帘栊

▲ 惯东篱深处,把露黄偷剪

也一直记挂着探春房里——“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,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杨巧儿人齿鱼。”
选了个好天气去逛花鸟市场,果然有那“水晶球儿”似的白菊,饱满,洁白,胖胖的颇为喜人,谁见了都说好看ls2头盔。
与朱彦青聊起樱花,她说樱花的著世之美也许在于日本人有赏樱的文化,在花下饮酒,聚谈宁采儿,唱着萨枯剌的歌谣,将这种一季之美推至极处,我听说日本春季的追樱族时也觉得妙不可言,那样一群人,沿着自南向北的樱花季,一路上溯,而新闻里,每天也就象气象预报一样播报樱花的开花路线。
日人有赏樱的文化,国人为什么就没有赏菊的文化呢?古人曾经有过迈克尔加怀特,重阳登高太地町,持螯把酒,菊花须插满头归。如今,只是文字的记忆罢了。

▲ 远道欲怀古

▲ 更对著、满城风雨

很多年前,偶尔写些小说,《重阳》里写到青丝身上著了隐约的菊花香,清苦又冷冽。
我料不到多年以后,仿佛水到渠成般,我竟真能将菊花做成了清露,又将清露配在沉檀里做了线香,晨暮时偶尔点起。
十几年来的小小心思,到如今,仿佛终于有了一个个交待。
回望所来径,都是来时、梦中行路。

▲ 恰可可、是来时、梦中行路

文字:菊斋
图片来自网络

菊斋良品? 菊有黄华
霜降时分,菊有黄华松鹤墓园。这个时候,菊花最应景卡萌视觉,最应季,而且,也很实用:可以采来制成菊花枕,菊花饮,菊花露福耳库斯,菊花茶。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