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含韵近况一念-一念的诗-诗龄华隽文化传媒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244
一念|一念的诗-诗龄华隽文化传媒

一念的诗

灵感与原创
By
-Line
一念
Saturday,
March 17
2018

标题
1
《行礼》
滴答祝总骧,滴答
高高案桌上斑驳的钟
早已停止
没有戛然而止的愕然
指针似乎悄然的睡了
依旧在你的地方守候着
欢乐的那天
拂了周边儿的灰
那天星尘深处,你也归来了
听说,张含韵近况
你身边多了群伙伴
在你周遭甜言蜜语,
追逐飞翔着
你是那小小个
早些推开窗
明了晨曦西下
未与门而至的声音
催促换上了合适的衣
行了最后的礼,远去了
没了钟的滴答滴答
一步一步的脚印
装进小木盒里,
一浅一深临安人才网,一浅一深
风一样轻,水般的淡
忽然而已
标题
2

《眼睛要瞎了》
眼睛要瞎了
瞳孔被黑暗的神经诅咒
仅剩恣睢
会随眼角的那滴泪逝去吗
眼睛要瞎了
明亮的色彩将永息于黑涩的土里
抔着枯叶为你盖上
眼睛要瞎了
再也看不见了

标题
3
《信以为真》
思想放纵了
缰绳毫无防备的掉地
也许,时光尤其留恋你
某一个晚上
星星跟你说了悄悄话
就这样信以为真了
我说你眼角眉梢都写满诗意
我说你歇歇吧
看着你温诚的眼
我也信以为真了
冷冷的气息
吞噬了旁边那人的影子
永远再见吧
仍抑不住想问一句
初来这
急着离开吗
就让我信以为真吧
默默的喃语着
也许,季节不对
你探不出属于北方的颜色
双手合十的虔诚
岂是一时能懂深职院校内网?
久久不动
我已信以为真
标题
4

《梦》
想着,想着
就哭了
梦里的你,狼狈不堪
那是最讨厌的样子,
没有征兆的泯灭
影子被锁在阴雨中,
忽左忽右
瞧那仓促的雨点
愤怒击打着
怎奈呢
逃脱不了力的束缚
一句话,醒了你的梦
乱了整个冬季

标题
5

《红叶》
来不及看见你的初衷
你已渐变成红
——庆幸
不早也不晚
如若不看见你
也就不知道自然的红阙登峰,装束平凡
碾转反复
昨夜梦中的那树红叶
已缤落满地
欣然酣睡着
依附着沉稳的大地
不敢去叨扰
如果可以
春天,我要在细雨中
种下一棵长满红叶的树
标题
6

《七岁》
我在想此刻七岁的眼睛
是紧闭着刺青海娘,
在瞥见光的那刹那
窗成刚可辨认的剪影
那儿也是视力的尽头。它的底部
深陷在地平线下,刘梦夏那整片模糊的空间
扑棱的闪动是一个极其微小的点
它的缄默更接近一个老人的心静
这个晚上,我觉得我更好地理解了生活
我也置于一个真切的梦中:
这个黑白世界
他们还在梦里僵尸之地2,而她在另一个梦邛崃吧。
事物收缩回自身
光线似乎有一丝变化
它如此细微九天凌云志,我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发生过
暮色时,攀上树梢,
整个重心脱离的恐惧,太久没有过的感觉
七岁把星星晾在树梢
井水在打闹中慢慢泄下气
锈色铁线磨出的声音
略显费力。

标题
7
《旁人的致歉》
在傍晚
灶灰色天空下
蹲在这个积满黄尘的角落
更深的夜色垂下
覆盖着随风摇摆的树叶的洞
正在等候死亡丛林赤子心。
明天,后天
哦,也许就是下一秒!
那根横伸的枝条
冷冷地观看着。
成为刀俎之肉
在此之前,也曾向墙外面的人求助呐喊
歇斯底里麻仓叶王,冲破一切。
第一天,他觉得肯定会有人救下
次日还是在它的凄弱中醒来,
它能看见无处不在的孤独
它会存在
任何这个地方,
只要有自由的土地上。
寒冷扣在地上
看见我自己
看见我那些残忍地迷失的时间
它的钟摆正清数着
那脆弱的刻痕
当小窗打开
它弹发出奇异而响亮的报时
她又看见它蹲在时间的洞口
下一秒又听见他欢跑在春天的草地上
发出释然安财一卡通,让人平静的气息何莫修。
标题
8

《悄悄存在》
在很近的地方
离我很远时,
或许那就是渐渐长大东邪传人,悄悄改变
我感到难受圣尊修行录,并不是出于爱
真是一个能忍的家伙
她在想象五十米外的白桦林
整整齐齐龙渊大唐,没有一个弯着腰
左侧的鱼塘
几个枝条搭在空中
簇拥着红色果实
漫漫小道,蛰伏在稻田里
偶尔几声吱吱的呼喊当家网,
吓走了喜静的鱼儿
我感到难受,并不是出于爱
无从洞悉,就像它们从来没有存在
冬天过去了。春天来了爱情毒药。
而我彻底忽视了它
不该是这样的。
这是种挺奇怪的感觉
消耗自身的存在
我才知道它们真的还在那里
End
诗| 一念
编辑| 芳沾秋砚
芳砚君的微自媒体工作室:视频九九消寒图,平面、动效设计,编辑排版,策划文案,公众号推广,文化教育等白银饭店,欢迎咨询,欢迎来访,欢迎交流!

谢谢
关注
征集原创佳稿,映辉敝号
15577778603(微信同号)
707752546@qq.com
文章归档